究竟谁可以失去朝鲜,谁不能失去韩国? ——与罗伯特卡帕商榷
2016-02-29 11:01:20
  • 0
  • 7
  • 123

究竟谁可以失去朝鲜,谁不能失去韩国?

——与罗伯特卡帕商榷

张 镇 强

 

罗伯特卡帕先生于2016年2月  日在博克中国发表的“中国可以失去朝鲜,但不能失去韩国”一文,就抽象的国家利益来说,符合逻辑,无可非议。但我觉得此文的根本错误恰恰在于用抽象的国家概念来衡量中、朝、韩三国之关系,其整个观点将把中国人引入岐途。截止2月21日止,支持罗氏观点的网友竟达1768人,就是证明。另有黑眼锄锄又发表了同样观点的“弃朝鲜保韩国”的文章。

罗文开头说,“朝鲜半岛局势的发展,已经到了各方必须摊牌的时候了。选择站在韩国一边,或是选择站在朝鲜一边,中国已经失去了继续模糊的空间。”“从长远的国家利益来说,中国可以承受失去朝鲜之轻,却不能承受失去韩国之重。”

我首先要提出朝鲜半岛局势发展的渊源是什么?最远渊源,它是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建立的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与以美国为首的世界资本主义阵营斗争的产物;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英、苏三国暂时相互妥协,瓜分朝鲜半岛的产物,实际上仍然是美、苏为首的两大对立阵营妥协的产物。随后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苏联阵营,直接帮助朝鲜共产主义政权同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民主阵营支持南朝鲜,展开争夺整个朝鲜半岛的斗争。

20世纪90年代初,苏联社会帝国集团被资本主义阵营不战而胜,自动解体。现在是共产主义中国政权同朝鲜共产主义政权一起继续同美国为首的西方民主阵营展开争夺整个朝鲜半岛的斗争。中朝两个共产主义政权早在60多年以前就签订了中朝友好互助同盟条约,至今并未宣布废除。目前,中、朝与美、韩等国双方的较量表面上是国家之间的较量,本质上仍然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专制与民主的较量。忘记或不明确这个大背景,就要混淆是非,把人们的认识引向错乱。

在这个大背景下,笼统地提中国选择站在韩国一边,或选择站在朝鲜一边,是不正确不现实的。

中国和朝鲜都是共产主义政权,它们早就是同志加兄弟。中国共产主义政权几十年来不惜以牺牲数十万中国人的生命,几千亿美元的金钱物资来帮助和支撑这个朝鲜小兄弟,以对抗南韩和美国等民主国家。更重要的是,永保这个小兄弟的存在,乃是在中国东北角保障中国共产主义政权免受民主国家威胁和浸透的唯一屏障,可以说朝鲜的存在乃中国共产主义政权的生命线之一。而今日的半岛形势正是韩、美两国即将联合起来,集中力量一举摧毁朝鲜共产主义政权。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有人鼓吹中国应站在韩国一边,帮助它去消灭北朝鲜,让南韩来把整个朝鲜半岛转变为资本主义民主国家,这是完全不合逻辑和不可想像的。中国共产主义政权是绝对不会接受的。因为中国赵家人如果这样做,等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甚至自掘坟墓。作者要么是对共产主义政权的本质毫无认识,要么是大大低估了中国“赵家人”的智能了。

作者说,“从长远的国家利益来说,中国可以承受失去朝鲜之轻,却不能承受失去韩国之重。”什么叫国家利益?从古到今,任何专制国家,专制独裁统治者首先考虑的是如何保住和巩固其长期独裁统治,这是他们最大的或根本的利益所在。但它们却往往以此冒充为国家利益、全民利益,哄骗老百姓,听从他们的统治。而这种欺骗手法,在人类历史上,只有极权主义政权特别是中国的越家人最有本领。

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恰恰相反,国家利益意味着他们不要任何专制独裁统治者的压迫和剥削,在民主契约的基础上,自主地管理国家和社会,自由地发展个人的聪明才智,以促进整个国家和社会的繁荣和幸福。正如羽谈飞先生在其“学会感恩:孝忠国家正是时候”一文中所指出的,“国的本质是自由的,爱国就是爱自由……”。所以对老百姓来说,能使他们自由地发展,就是最大的国家利益。人们谈论美国强大的原因时,总是强调它的经济、军事、科学技术的发达力量,其实,美国强大的核心的核心在于它的自由。这是目前世界上任何国家无法比拟的。正如羽谈飞先生在其同一文章中所说的,“这世界上哪里有自由,哪里就属于美国。或者说,美国走到哪里,自由就跟到哪里……美国最希望的就是全世界都自由,美国最担心的就是自由悄悄溜走。”

而专制独裁国家尤其是极权国家则完全相反,老百姓的一切都要听专制独裁者的安排,受他们的支配,他们对老百姓的管控几乎无所不在。老百姓不自由,没有权利,怎么能发展,怎么能幸福?

总之,专制独裁者的最大国家利益是如何管控好老百姓,让老百姓永远老老实实听他们的统治,而老百姓的国家利益则是反对专制统治,争取自由自主地发展的空间,以达到个人和家庭幸福的目的。

拿这两种完全对立的国家利益观来衡量,显然,只会是中国的普通民众选择站在韩国一边,现行执政者只会选择站在朝鲜一边。这才符合逻辑和现实。因为韩国是自由的,朝鲜是不自由的,中国的赵家人是压制自由的,中国的民众则是要求自由的。所以,无论从长远或短期国家利益来说,中国的老百姓不是可以承受失去朝鲜之轻,而是应当坚决支持韩、美等民主自由国家摧毁朝鲜共产专制政权。中国的“赵家人”则绝不会支持韩、美去摧毁朝鲜金氏家族政权,因为他们本是同根生,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摧毁金氏政权,等于日后自己被摧毁。世界上哪有这样的愚人?

不错,中国的赵家人的确利用所掌握的庞大的国家资源和惟命是从的庞大人力,巧妙地利用世界自由市场和资金,一举发展出了一个强大的经济力量,给整个国家和国民带来了相当大的改善,使他们有了本钱,自夸创造了巨大的国家利益,为国民谋得了幸福。但人们不应忘记,这是中国百姓在不自由的情况下,被迫付出了无数生命和鲜血以及受尽屈辱的代价换来的。更大的代价是环境遭到严重破坏和污染,提前消耗了几代人的生存资源,国人的生存环境长期恶化,无法战胜的雾霾和癌症死亡率的不断增高就是最可怕的证明。

而经济发展的成果又由于专制政权的垄断和自私,百姓的无权监督和参与分配,结果是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财富落入了百分之一的新老权贵和资本势力之手,几亿老百姓仍然过着低下和贫困的生活,被看病难、上学难、住房难等三座大山压倒。“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现象仍时有所闻。

从这个角度看,专制独裁者不可能从根本上创造为老百姓谋幸福的国家利益是无法辩驳的。老百姓的最大不幸福就是不自由,而这恰恰是极权制的本质体现,它本身是无法克服的。

罗文说,“对于朝鲜金氏家族政权来说,中国早已经是仁至义尽。”“继续支持这一严重伤害中国国家利益,危害朝鲜半岛和平,奴役2000万朝鲜人民的反人类政权,对中国来说,既不仁,也不义,更不智。”这些话,本质上又是错误的。前已提及,中、朝两个政权是同根生的命运共同体,它们之间的相互支持和援助是命定的必然的,根本谈不上谁对谁仁至义尽,更谈不上中国政权支持朝鲜政权,对中国来说,既不仁,也不义,更不智。因这两个政权是同质的,既是历史又是现实,怎么能说中国继续支持朝鲜政权就是不仁不义不智呢?难道中国的“赵家人”是正义的仁义的捍卫人权的,不是反人类的吗?

不错,朝鲜金氏政权是当今世界最反人类,最令人可恨的政权,但是中国的“赵家人”比它更好吗?差矣!两者的本性是绝对一样的,而在手段和技巧上,“赵家人”绝对比金氏政权更富欺骗性,对人类的破坏性影响力要比它大几十几百倍!难道人们忘记了金氏政权的创始者金日成不正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由中国“赵家人”在东北边境的游击战争中培养起来的吗?金氏政权过往和现在的反人类屠杀行为正是从它的祖师爷斯大林和赵家人那里学来的,可能在某些点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而已。所以把赵家人对金氏政权的继续支持看成不仁、不义、不智,实在是无知和可笑!

罗文说,“目前朝鲜半岛的分裂状态是暂时的,统一却是历史的必然。未来能够完成朝鲜半岛统一大业的一定是韩国方面,而不会是失道寡助丧尽民心的反人类政权金氏家族。”这倒是很正确很中肯的。但罗文又说,“在历史的紧要关头,如果中国能够帮助韩国统一朝鲜半岛,推翻消灭倒行逆施危害中韩两国人民利益的金氏家族政权,中国将会赢得整个朝鲜半岛人民的民心,为未来两国人民的长久友谊打下坚实的基础”,这又值得商榷了。人们怀抱这样的希望可以理解,并没有错。但正如笔者在前面所阐述的,这是很不现实的,根本不可能的。金氏政权本来就是中国赵家人培植起来的,赵家人要依靠这个政权作为东北一隅的坚硬的保卫自身共产主义政权的屏障,“赵家人”怎么会去自行摧毁这个屏障呢?

中国的外交部长不也明确坚定地表明三点:(大意如此)南北朝鲜都不得有核武;不得用武力摧毁一个政权来解决朝核争端;不得危害中国的国家政治安全利益。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于迎丽不是公开主张“打台救朝”吗?这不是明摆着:中国的赵家人还是要坚定地站在朝鲜金氏政权一边,保障它的生存,从而保障赵家人自身在东北角的安全屏障吗?

就算罗先生的希望如愿以偿,中国赵家人真正帮助韩国统一了朝鲜半岛,消灭了金氏政权,中国真会赢得整个朝鲜半岛人民的民心,为未来两国人民的长久友谊打下坚实的基础吗?未必如此!出于双方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笼络民心的需要,彼此会有一个短时期的和平交往,但从长远来说,两者之间的矛盾和斗争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共产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专制与民主都是要向外扩张的,它们之间必然要发生碰撞和冲突,只不过碰撞和冲突的激烈程度和形式会有所不同而已。

总之,正如笔者曾经撰文指出的,不同制度和价值观国家间的战略合作关系有点欺人之谈,不同制度和价值观的国家之间也是不可能存在长久友谊的。它们之间,要么是我改变你,要么是你改变我,要么是彼此改变自己,形成一种新的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制度和价值观,那时双方才有可能形成长久友谊的基础。即使如此,双方仍不免有矛盾和分歧,但可以在平等和互尊互让的基础上解决矛盾,而不需要通过暴力或征服的手段来解决。这就是自由民主制度或自由民主途径。西方民主国家具有共同的民主制度和价值观,但它们之间也有矛盾,一般就是通过和平谈判,互谅互让或诉诸国际仲裁来解决,而不需要用暴力和战争手段来解决。只有这样,国与国之间才能建立所谓长久的友谊。

所以中国要与世界各国特别是邻国建立长久的友谊,从长远来说,必须要建立与普世价值接轨,跟世界民主自由大潮一致的民主自由制度,而不是仅仅靠帮助一个民主国家推翻另一个专制政权(实际上是不可能的)或以大量无偿的对外经济援助以获取外国民心所能实现的。因此,明智和理智的中国公知们,不必花太多心思去鼓励中国赵家人做他们根本不可能和不愿做的事,如帮助韩国推翻金氏家族政权,而是要加大呼吁力度,敦促赵家人实行根本的政治变革,顺应世界民主大潮,放弃一党专政,实行民主自由制度。这才是执政党的长远出路,中国人的最大利益或国家利益所在。也只有这样,中国的赵家人,才能真正获得中国和世界的民心。为整个人类的进步、繁荣、和谐和幸福作出贡献。

 

2016年2月22日写成


《权利与权力散论》出版敬告

《权利与权力散论》是湖北大学退休教师张镇强的第四部政论杂文集,已由中国国际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全书共111篇文章,约32万字。

《权利与权力散论》是迄今为止,国内第一部阐释和论述权利和权力的性质、权利与权力的本质区别及其相互关系和影响的专题文集。它是了解和认识现代民主理论和理念的最基础性读物。也是了解现代人类文明最必要的启蒙性读物。

本书由“权利是权力之母”、“权力脱缰之害”、“权利保障之福”和“如何把权力关进铁笼子”四类文章组成。绝大部分文章是通过对具体的大小事例和案例的分析,再上升到某种理论和理念的高度,是一部理论与现实紧密结合的最易理解的读物,而不是空洞无物、不着边际的说教。

本书欢迎新老读者朋友、老同学、老同事、老朋友购阅、批评和指教,并请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积极向熟人推介购阅此书,为推动中国民主化作贡献。

书价:48元(含邮寄费)

邮购邮寄地址:武汉市武昌友谊大道湖北大学教师公寓1号楼2单元603号张镇强收

邮编:430062   电话:027-88663856

手机:15107182358

银行汇款购书:农行:6228480059123592079(汇款后一定要电告张镇强)

购书人请写明地址(省、市、县、区、乡、镇、街道、门牌号码、邮编、家庭电话或手机)和册数金额

另:张镇强2010年出版的《盛世真言》原价56元,2012年出版的《当代民意散论》,原价32元,2013年出版的《当代中国政治社会辨析》,原价32元,均有小量存书,现均以每本25元折价出售,三本书共75元。欢迎一并购阅。

2015年2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