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民主会让中国很惨”的诸多谬论
2016-02-24 13:00:58
  • 0
  • 33
  • 232

驳“民主会让中国很惨”的诸多谬论

张镇强

 

诸暨先生于2016年1月20日在博克中国发表了“民主会让中国很惨”一文。文章不长,但列举了在中国搞民主会产生的诸多“罪状”,着实令人可怕。

而他所说的“罪状”,有的实为危言耸听,夸大其词,有的则可称之为信口开河,胡说八道,有的属民主过程中的必然现象,可以被改正,有的乃民主的固有内涵,无可厚非。一些网友对此表示不屑一顾,认为不值得评论,但不可思议的是,有相当一些人却表示认同他的观点。所以笔者觉得有必要逐条予以驳斥之。

诸文开头说,“很多人,特别是从来没有从过政,没有干过实事的,没有做过基层工作,喜欢夸夸其谈的所谓公知,最喜欢鼓吹西式民主。”笔者在国民党统治下的中国农村生活了18年(1931年生),1949年7月共产党领导的新政权建立以前就加入了中共地下党组织;此前还参与过反蒋拥共的中学生罢课游行示威。1949年9月正式参加新政权发动的一系列政治运动,如土改、镇反、农业合作化等等。同时担任过副区长、中学校长等基层领导职务。后又以调干生身份考上大学,受过5年正规大学教育,然后又在国营农场劳动,在地质队当工人,最后进大学教历史,当过历史系主任等职。如此,我应该不属诸先生所定义的那种公知,但我却喜欢鼓吹西式民主。

诸文说,“如果中国真的走上西式民主之路,在华人文化和极端自私,不讲法制的情况下,将出现一个极为壮观的场面。”这个壮观场面的第一条:“会出现一万个政党,各路神仙豪杰,纷纷出面,提出一百万个纲领,结果是群雄四起。”

这种将中国不能搞西式民主归咎于华人文化和极端自私,不讲法制这样一个大背景和环境,显然是否定中华传统文化的优秀一面;否定从古到今的中华儿女一贯勤劳、勇敢、助人为乐等良好品格一面,既歪曲历史和现实,也是对全体中国人的侮辱。更与当前最高领导层鼓励继承和发扬中华传统文化,实现伟大中华复兴梦的指导思想背道而驰。

人都有自私一面,中国人也不例外,笼统地说中国人极端自私,是违背事实的。中国上古时期就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传统。笔者就不认为自己极端自私,诸先生会承认自己极端自私吗?极端自私的人也有,但说所有人都如此,这个社会和国家还能存在吗?这不合逻辑。

自私心态虽然不好,但它并不妨碍国家实行民主制度。民主乃人类和谐和繁荣的最好手段,民主可以培育人的品格。如果说所有人都极端自私,民主肯定行不通,只能搞专制独裁。专制独裁则会阻碍人类社会进步和发展,更谈不上和谐了。

成熟的欧美民主社会,比起多数不发达国家的社会特别是共产极权制社会要稳定、和谐、人道得多。如果中国人都极端自私,说明中国更需要实行民主制度。

诸文说,中国不讲法制,所以不能搞民主。其最大错误是没有分清何种制度下的法制?迄今为止,人类社会只有两种法制:一是专制制度下的法制,二是民主制度下的法制。前者表面上有法制,但本质仍然是专制统治者压迫和剥削被统治者的强力工具;后者则首先是一国全体民众规制和约束统治者的权力,使他们不能逞凶作恶,同时规范民众自身的行为,以保障社会和谐有序地发展。人民要的是后一种法制,反对前一种法制。诸先生却不懂得这一点,只是笼统地说中国人不讲法制。中国人现正处于极权制统治下,怪中国人不讲法制,实际是要中国人老老实实服从专制统治,忍受政治上的压迫和不自由,经济上的被剥夺和困境。

 在民主社会,人人有权对政府提出批评或反对意见,这是人的天赋权利,但中国的专制独裁者过去几十年动辄以反革命罪处死这些人,现在则仍以“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剥夺中国人的这种权利;市场经济意味着人与人之间自由平等,不受任何权力干扰地进行物物交易,钱钱交易,中国的专制独裁者为了集所有社会财富于一身,过去几十年干脆将所有人的私有财产收归所谓国有和集体所有,现在则仍以“非法集资诈骗罪”剥夺人的这种交易权,甚至以死刑来剥夺人的这种天赋权利。这是什么样的法制?中国人应该遵守这样的法制吗?在这样的法制下,能有民主吗?不!只能是人的无限恐惧!

诸文威胁说,在中国这种极端自私、不讲法制的情况下搞民主,“会出现一万个政党……提出一百万个纲领,”“会出现一百万个黑社会团体……民众从此休想过安定的生活”。这是何等的危言耸听!

民主本身就是一个多元包容的社会,允许各种不同意见的表达和利益诉求,当然会出现很多不同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等政党和组织。但这些政党和组织再多也不可能达到一万个或一百万个,即使中国有世界上最多的人口,也不可能出现这样多的政党。不同的政党必有不同的政治理念、纲领和利益诉求,这些理念、纲领和诉求,即使千差万别,也不可能多到一万个或百万个。这是常识。

初生的民主社会,也许会出现几十、几百、几千个不同的政党,但一旦发现他们之间的政治目标、理念和诉求都大同小异或无根本差异,必然会自觉地进行调整合并,最终形成几十或几个不同的政党和组织。请问作者,即使出现无政府状态的国家能看到一万个政党和一百万个纲领吗?一个国家同时存在一万个政党一百万个纲领,在语义学上也是讲不通的。

从这一基本的常识来判断,完全有理由说诸先生的上述说法,不是信口开河,就是极其无知的表现。

诸文所谓中国一搞民主,就会出现一百万个黑社会团体也是不可能发生的。黑社会团体意味着为了抢占和扩大各自的地盘和势力范围,必然彼此拼死火拼。也就意味着他们要么同归于尽,要么为了求生而改邪归正,让自己活,也让别人活。

更大可能是,它将激起亿万中国人的觉醒而团结起来,彻底孤立和打挎这一百万个黑社会团体。不要以为其他亿万善良正直的中国人会甘愿任他们宰割,甘当他们的奴隶。

由此不难看出,诸先生发出这样的恐吓,不仅反映他对民主的极端仇视,也反映他的奴性十足,甘做专制独裁者和黑社会团体的奴隶。

诸文说,中国一搞民主,“军队和警察会解体,没有国防,没人来管控社会?”即中国会完全变成无政府状态。这又是一种无知和无恥的威胁。

人类历史上,任何国家都没有出现过无人管控的状态,要么是专制独裁者强力管控着国家,要么是反抗的被统治者自觉或不自觉地组织起来维持社会的一定稳定,绝对的无政府状态是不存在的(原始社会例外,那时尚未产生国家和政权)

目前的中国有世界上最多的军队和警察在执政党的直接控制和指挥下严密而又严厉地管控着社会,加上严密的闻管控,表面上显得相对稳定。但这种严密又严厉的管控,极大地限制了人的自由,造成了政治上无所不在的恐惧感,民众必然起来造反,要求民主自治。而新的民主自治并不意味着民众不需要任何政府和权威来管理社会,它只是要求在民主的基础上依据民意在相对宽松和谐的基础上实行有序管理。而现在的军队和警察主要是为巩固一党专政统治服务的工具。它正是制造某种动荡的根源之一。

当中国一旦出现某种民主运动形势,民主派也会吸取历史教训,首先利用现成国家机器,如政府机关、军队和警察来维持社会相对的稳定,政府机关、军队和警察内部也一定有相当多的民主派起来维持正常的工作和社会稳定,不可能出现“没有人来管控社会”的状态。

1989年苏联社会帝国解体过程中,军队和警察除小部分外,大多数都支持民主派,政府机关更全部倒向民主派,并未出现苏联社会完全无人管控状态。中东阿拉伯之春时期,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虽然显得相对混乱,但也只是短暂现象,政府、军队、警察的管理职能并未完全中止,一旦新政权建立,又立即恢复平稳过渡。利比亚虽然出现三派分管状态,最终还是在联合国主导下坐下来谈判,组建统一联合政府。

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应该是人类历史上最混乱的时期,运动本质上是反动倒退的。即使如此,当时的政府、军队、警察的职能也没有停止运行或出现无人管控状态。

这一切,又足以证明诸先生的上述言行,说轻一点是历史知识的贫乏,说重一点是信口开河。

诸文断言,中国一搞民主,将“到处是伪劣商品,到处是骗子,到处是绑架勒索。”这一说法,我倒不完全否定其可能性,但又不能绝对化。因为民主自由符合人的自然属性,人们长期在专制独裁统治下早已感到万分压抑,一旦出现民主自由之光,人们反而可能十分珍惜民主自由的可贵及其来之不易,自觉起来反对和抵制有损自由民主的一切言论和行为,包括假冒伪劣和绑架勒索行为。1989年“六四风波”期间,以北京为主的几个大城市出现的学生、工人等游行示威、罢课、罢市运动中,参与者和旁观者都表现得秩序井然,文明有礼,原来的许多社会恶习反而都被制止和消失了,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诸文的这一断语,表明他不懂得事物具有两面性,既可能向坏的方向发展,也可能向好的方向发展;更无视中国人的智慧,他们既懂得民主的必要和好处,又知道民主会带来负面效应,从而自觉地起来防止和克服负面效应。

还可以说,诸先生在这一点上完全是居高临下,以鄙视群氓的眼光来看待所有中国人,似乎中国人中没有好人和聪明人,该受那些专制独裁者严加管治。殊不知,正是中国政府全面深入严格而又严厉的管控,酿成了世界上最严重可怕的假冒伪劣、坑蒙拐骗现象,让世界谈中色变。

而中国现行专制制度正是产生假冒伪劣、坑蒙拐骗的祸根之一。因为没有这个,中国的制度和政权就不能存在。前段出现的中国特工人员赴香港和泰国,用隐蔽欺骗手段将政治异议人士绑架回国秘密拘押审讯,就是典型例证。出于政治需要,政府发布虚假信息,更是常态。而克服这一恶劣现象的根本途径恰恰要靠实行民主制度。由于民主社会是公开透明,平等公正地处理事务和交易,假冒伪劣、坑蒙拐骗虽然有,但难以畅行无阻,长期猖獗。西方民主社会基本不存在当前中国社会那些难以想像的丑恶现象。1949年以前国民党统治的中国社会也没有现在这么严重的假冒伪劣现象。原因无他,国民党毕竟比大陆赵家人的专制统治要松驰得多,它多少给了老百姓一点民主自由,市场经济和公开透明度更要好得多。

诸文认为,中国一搞民主,“中国将四分五裂,从此中国不存在,比满清末年丢的领土更多。”这又显其头脑的简单和无知。

首先,任何国家的分裂不是由民主引起的,而是它自身固有的不可克服的内部矛盾,比如民族和种族矛盾,不同阶级阶层之间的矛盾。各种不同政治势力争夺权力和利益的矛盾。这些矛盾如果不能正确处理和解决,随时都可能导致国家分裂。专制独裁者总是用强力和暴力甚至军事镇压手段来压制这些矛盾的爆发,维持表面的统一和稳定,结果是矛盾越压越深,最终导致矛盾大爆发而出现国家分裂。

民主制度并不掩盖矛盾,而是通过矛盾各方面对面的谈判,相互妥协,互谅互让,利益兼顾,解决矛盾,和谐共存,避免分裂。

人们更应看到,在全球政治民主化,经济市场化的大趋势下,国家概念已越来越褪色而失去它的重要性。当今世界,人权已经取代国家主权成为人的生存和幸福的主要保障,国家的大小对于所有人不再具有特别的意义,更无攸关生死的意义。所以国家分裂也不再是人的生存和幸福的主要祸害。现在还把国家分裂看作洪水猛兽,实属极端陈腐落后的观念。用武力镇压分裂的要求和行动,更是一种反潮流的思想和行为。

现在只有尊重人权的国家才是人的幸福的主要保障。老牌民主国家英国前年就允许苏格兰人举行公民投票来决定她是留在英国还是分离出去成为独立的国家。

连极权主义者列宁也曾主张民族自决权,即苏联各个民族共和国有权自行决定是留在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还是分离出去成为独立的国家。不知诸先生对此还有何说法?

说中国一搞民主,必将四分五裂,“从此中国不存在,比满清末年丢的领土更多”,更是危言耸听中的危言耸听。如果说,处在19世纪和这以前的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的世界,中国作为资源丰富、大而弱的国家可能被瓜分,或许不属危言耸听,但进入21世纪人类最新文明境界,中国又处于相对强大的时期,再言中国可能被强国瓜分灭亡,则绝对是无稽之谈!一是中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又有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没有任何一个大国强国或大国强国联盟能够征服、独占或瓜分这个大市场;二是在全球经济市场化的世界中,任何国家都不会容忍一个或几个国家独占或毁掉中国这个庞大市场。俄罗斯出兵分裂乌克兰东部的政治势力并兼并克里米亚,导致美欧的经济制裁,使自己陷入国际孤立和经济衰退困境就是证明。

诸先生对中国历史也相当无知,满清帝国既对扩大中国版图作出了大贡献,也对丢失中国版图最多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根本原因还在于它的专制制度。1949年中国出现的极权体制不仅未收回原已失去的领土,又拱手送出了不少领土。可以断言,只有未来的民主制度才会确保国家领土的完整。

诸文说,中国一搞民主,“天天有人上街游行,天天有人占领国会,任何一件事,只要有人反对,你就别想办成。”首先要指出,这又表明作者绝对是个民主文盲。上街游行是广大民众最直接有效地对政府表达意志、意愿和要求的重要渠道,是民主绝不可少的形式,可以说没有民众的游行示威,就没有民主。游行示威还显示,民众是国家的主人,官员是民众的仆人,主人在向仆人发号施令,仆人必须倾听主人的声音,好好为主人服务。

说“天天有人占领国会”又是作者故作危言耸听!世界上确有某些国家的民众(主要是学生和政治反对派)偶然因不满国会的言行而去国会当面质询,难免出现肢体冲突。但这是少数国家极为罕见的现象,又不造成重大国家损失,本质上有利于公众表达意见和对权力的监督和制约,它不应成为反对民主的理由。

诸先生应该知道,美国的确天天有人上街游行,天天有人对政府和总统说三道四,表达不满和反对,但能说美国政府一件事也做不成吗?美国现在不仍然是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世界经济、军事、科学技术的超级强国吗?

诸文说,中国一搞民主,“国家经济将每况愈下,将成为欧美的玩物。”又是无稽之谈。

人类社会经济发展史证明,任何国家要想经济得到长足的发展,非走资本主义市场经济道路不可,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政治形式是民主自由制度,这是两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人类社会最早出现的民主自由制度正是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没有后者就不可能有前者。而民主自由反过来又必然影响和推动经济的发展。美、欧经济的发展和繁荣完全证明了这一点。根本动力是,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人是自由平等的,不受任何权力干扰和限制地从事改革、创新和发展。

在专制制度尤其是极权制度下,一切都得听国家(政权)的,人不可能无拘束地独立自主地发展,积极性创造性受到压制,经济就不可能得到充分发展。专制权力也可利用掌控的人力、物力、资源在经济上获得短暂的辉煌,但它不可能持续和长久。前苏联的垮台,中国前三十年经济的崩溃,现在又无法扭转经济下滑趋势,都证明了这一点。

说中国因此会成为欧美的玩物也是故作惊人之语。中国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有着磁铁盘的吸引力,任何国家或国家联盟都不可能玩转这个市场。中国如果民主化了,遵守市场经济规则,不是被他国玩转,而是中国更有潜力玩转其他国家市场。反之,如果中国继续坚持专制制度,不实行彻底的市场经济,不遵守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规则,而是想按自己的标准来制定世界市场规则,却真有可能被孤立于世界市场经济圈之外,到时,即使不被他人玩弄,也会遭受经济孤立,使自己的经济继续每况愈下。

中国要避免被他人玩弄,根本出路仍在于政治上的民主化,经济上的完全市场化。

诸文最后说,中国一搞民主,“选出的总统最多只能干两个月,就会有政党要求他下台,选输了的也不服,也会号召民众去围攻总统府,占领政府大楼,瘫痪政府运作……”。这又是作者的一种凭空想像。

我首先要问,假定选出的总统两个月后就有政党要求他下台,这有什么可怕的?民主意味着民众首先是政党有权对被选举者随时提出要求包括下台。但这不意味有人要求下台就下台,必须遵循少数服从多数和依法处事的原则。

说选输了的会号召民众去占领总统府或政府大楼,瘫痪政府运作,这是作者拿极少数民主初始国家曾经出现过的短暂现象来恐吓中国人不要搞民主。但它是吓不住中国人的。一是这种现象是民主发展过程中的偶然行为,既不普遍也非必然;二是民众会从混乱的痛苦过程中吸取教训,很快改变这种不文明不讲理的习性;三是中国人是否会如此对待民主选举是个未知数,中国人已经从成熟的民主国家中看到了榜样,他们未必还会那么不文明不讲理。台湾地区上个月的大选文明有礼,堪称民主典范,笔者更在1946年亲眼看到当时国民政府主持的国大代表和立法委员的直接选举,井然有序,文明有礼。这些都证明中国人已经具有相当高的民主水平。

而诸先生竟然还在文尾说,“看看台湾那么屁大的一个地方,搞了20年民主,经济每况愈下,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不管是什么事,也不管好坏,只要有人反对,你就办不成,多数人的票不算数,少数人可霸占议事堂,几个学生就可以民主的名义占领议会,瘫痪政府……”

这是典型的以偏概全,抓住一点不及其余的思维方式,甚至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近年台湾经济增速放缓,正是执政党国民党过分依赖大陆和大陆政权有意打压台湾发展空间的结果。即使如此,台湾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和人均收入水平仍然是大陆的两三倍以上;台湾的贫富差距有所扩大,但比大陆的贫富差距仍然要小得多,大陆是当今世界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而不是最大者之一。

台湾在2016年1月的三合一(总统、立法院、县市长)选举,获胜的民进党不骄傲,败选的国民党不气馁,败者向胜者表达祝贺,哪里来的“多数人的票不算数”?

诸文最后借此威胁说,“13亿人的中国,各路豪杰,谁能做到只认选票?谁能做到公正的选举?输了就输了,不闹事,谁能真正做到选票下的法制?最后还是要出来个拿枪杆子的重新统一中国,不过那是100年以后的事了。”

这是对所有中国人的最露骨最无恥的藐视和蔑视,也是作者奴隶心态的彻底暴露:谁硬要在中国搞民主,那就只好再用枪杆子来对这些人说事了,因为中国人不配当家作主人,只配作奴隶,诸先生就反复表明他愿意做暴政和枪杆子下的奴隶。

但他又说,这是100年以后的事了,这又表明他对阻止中国人的民主诉求并无信心,也再一次暴露他的无知和愚昧。他不知道100年以后,整个人类社会必然已进入全面民主化时代,那时根本不可能存在任何形式的专制政权尤其是极权式的政权了。

总之,诸文可以归结为满篇胡说八道,信口开河,充满无知、愚昧、奴隶心态。怪不得多数网民都认为不值得评论他的文章。

2016年2月14日写成

《权利与权力散论》出版敬告

《权利与权力散论》是湖北大学退休教师张镇强的第四部政论杂文集,已由中国国际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全书共111篇文章,约32万字。

《权利与权力散论》是迄今为止,国内第一部阐释和论述权利和权力的性质、权利与权力的本质区别及其相互关系和影响的专题文集。它是了解和认识现代民主理论和理念的最基础性读物。也是了解现代人类文明最必要的启蒙性读物。

本书由“权利是权力之母”、“权力脱缰之害”、“权利保障之福”和“如何把权力关进铁笼子”四类文章组成。绝大部分文章是通过对具体的大小事例和案例的分析,再上升到某种理论和理念的高度,是一部理论与现实紧密结合的最易理解的读物,而不是空洞无物、不着边际的说教。

本书欢迎新老读者朋友、老同学、老同事、老朋友购阅、批评和指教,并请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积极向熟人推介购阅此书,为推动中国民主化作贡献。

书价:48元(含邮寄费)

邮购邮寄地址:武汉市武昌友谊大道湖北大学教师公寓1号楼2单元603号张镇强收

邮编:430062   电话:027-88663856

手机:15107182358

银行汇款购书:农行:6228480059123592079(汇款后一定要电告张镇强)

购书人请写明地址(省、市、县、区、乡、镇、街道、门牌号码、邮编、家庭电话或手机)和册数金额

另:张镇强2010年出版的《盛世真言》原价56元,2012年出版的《当代民意散论》,原价32元,2013年出版的《当代中国政治社会辨析》,原价32元,均有小量存书,现均以每本25元折价出售,三本书共75元。欢迎一并购阅。

2015年2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