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镇强
2016-01-19 23:04:54
  • 0
  • 6
  • 49

“‘民主与专制对立’是个认识误区”吗?

张 镇 强

 

2016年1月12日,博克中国发表了圣贤之源先生的文章:“民主与专制对立是个认识误区”,明确提出“民主不与专制对立”的观点。我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感到很新鲜。但我无法同意这样的观点。

文章首先不能令人信服的是,作者并没有先明确什么叫专制?什么叫民主?因此,怎能断定两者不是对立的呢?

根据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的定义,专制主义(absolutism),“指不受限制的中央集权和专制统治,特别是君主政体。这种制度的本质是,统治权不受任何其他机构(无论是司法、立法、宗教、经济或选举机构)的监督。”“尽管形式各有不同,专制主义在世界大部分地区长期盛行。”“为君主专制辩护的最简单的论据是国王的权力来自上帝,即‘君权神授说’。这种说法甚至可以把残暴的统治说成是神授权统治者对人们的罪孽实行的惩罚”。除君权神授说外,还有一种为专制君主政体辩护的更实际的论点是:“完全服从一个单一意志,可以保持国家的秩序和安全;否则,敌对或分散的政权会引起混乱。”

关于民主,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是这样说的:“民主democracy字面上的意思是人民当家作主,但现代使用这个词时,有以下几种不同含义:1、由全体公民按多数裁决程序直接行使政治决定权的政府形式,通常称为直接民主;2、公民不是亲自而是通过由他们选举并向他们负责的代表行使政治决定权的政府形式,称为代议制民主;3、在以保障全体公民享有某些个人或集体权利(如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等)为目的的宪法约束内,行使多数人权力的政府形式(通常也是代议制民主),称为自由民主或立宪民主;4、任何一种旨在缩小社会经济差别(特别是由于私人财产分配不均而产生的社会经济差别)的政治或社会体制。即使政治制度从前三种的任何一种含义看不是民主的,最后这种民主可称为社会民主或经济民主。现代民主制度起源于古希腊的某些城邦。现代民主观念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中世纪欧洲的观念和制度形成的,其中特别是神授法、自然法和习惯法的观念,这些当时是对君主行使权力和推行政策的约束。通过普选自由产生的代议制议会,在19和20世纪成为民主政体的主要机构。在西方,民主还包含公职竞选、言论和出版自由以及法治。”

依据上述这两种不同概念的定义和解释,任何稍有常识的人都会分辨出两者是根本对立的而不是不对立的。无须全面对比分析,只看两点就够了:

1、专制主义者的统治权力是来自所谓的“上帝”,即“君权神授”说,民主制度下的统治权或管理权,要么由全体公民直接行使,要么由公民选举并向公民负责的政府机构行使。两者的权力来源是根本不同的正相反的,怎么会不对立呢?

2、专制主义者的统治权是不受任何其他机构的监督的,民主制度下的统治权,既要对选民负责,受选民监督,还要受宪法的约束和各种不同权力的制约。两种不同制度下的统治权力的性质是完全相反,水火不相容的,怎能说它们不对立呢?

正是认为专制统治的统治权力来自所谓上帝的授予,甚至把他的残暴统治说成是上帝派他来惩罚人们的罪孽行为,无须接受任何监督和限制,专制统治者才敢肆无忌惮地骑在人民头上横施暴政,作威作福。而民主制度下的统治权或管理权只能由公民授予,受公民监督,如有不当或犯罪,还要受公民同意的法律的惩罚,所以这些权力的执掌者既没有专制君主那样的绝对权力,也无法像专制君主那样肆无忌惮地为非作歹了。

既然这两者具有如此鲜明的对比,说它们不具有根本对立又怎样才叫对立呢?

文章主要拿17世纪的英国以宪政制度限制君权来证明“民主不与专制对立”的观点。

文章说:“英国最初是确定宪政制度,以限制君权。”“英国在封建制解体时期,由于君主权力加强,国君的权力大到可以随意侵犯侵害贵族的利益了,可以处死贵族了,所以贵族们非常害怕……因此,当国王查理一世以对苏格兰用兵需要增加税时,贵族们都不干了,他们不但不支持国王,反而提出限制国王的法律条款来,于是国王和贵族们发生了一场战争。战争结束以后,议会的贵族控制了国家的建设,宣布建立共和国,但如何建设共和国,贵族们还是茫然,克伦威尔在此时期成为军人独裁,宣布为“护国主”……克论威尔死后,英国陷入无序,国王查理一世的儿子趁机复辟,做了查理二世……于是英国人和新教徒、詹姆斯二世的女婿、荷兰奥兰治执政威廉公爵联合发动一场赶走詹姆斯二世的政变,后来人们称之为“光荣革命”。

“光荣革命重新确定英国《大宪章》的内容,肯定了国王的权力,也要求国王今后行政必须以法律为依据,法律则需要由议会立法来决定。”“英国光荣革命以后又经历了约百年,一个被孟德斯鸠描述的三权分立产生了……这个三权分立的制度,后来的学者一般以近代宪政为名,也可叫宪政制度。从限制英国国王的路径演变来看,近代宪政制度是对立着专制制度的,也是通过宪政来限制英国君主的权力,而没有看到通过民主来限制君主的权力。”

“今天的中国人,普遍以‘民主与专制对立’的认识,其实是以中国人的思维及理解来说话的,而他们所说的‘民主’或‘民主制度’,很多时候却是指三权分立这个宪政制度……他们不知道,他们的理解是中国式的‘差不多’,是幻想。”

我先要指出,一部长达半个世纪甚至近一个世纪的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史,被作者用廖廖数百字概括来用以论证他的“民主不与专制对立”的观点,这也太简单太粗糙太不严谨因而也太没有说服力了。

第二,文章认为英国人在17世纪的这场运动中是以宪政制度来限制君权,这没有错。但这并不仅仅是一场限制君权的斗争,而是一场涉及英国甚至整个人类发展和进步的由资产阶级主导的推倒君主专制的资产阶级革命。

英国和爱尔兰国王查理一世于1625年3月登基。同年6月召开第一届国会。此后,他就一直同国会闹对立。国会要么拒绝通过给予他征收关税的权利,拒绝批准他发动对外战争的行为,要么提出权利请愿书,要求国王承认四项原则,如不得无故监禁臣民,和平时期不得实行军管等。国王要么被迫接受国会要求,要么解散国会,长期独断专行,甚至亲自带队抓捕反对他的议员,最终导致国会与国王以武力相向。1645年6月14日,由克伦威尔任副司令的议会军队——新模范军在内兹比战役中击败了查理。1646年5月5日查理被抓。随后他又设法逃走,与苏格兰人达成秘密协议,由苏格兰人支持他重掌政权。于是克伦威尔率军打败了苏格兰军队,查理再次被抓捕。1649年1月27日,查理终于由特设的高等法庭宣判,将他作为暴君、叛国者、杀人犯和人民公敌处决。

查理被处决后,议会宣布英国为共和国。与此同时,苏格兰人又拥戴查理一世之子查理二世为英国国王,爱尔兰人也抵制英格兰国会的决议。克伦威尔当时任共和国军总司令,又率军打败苏格兰人,并使爱尔兰人臣服。1653年“残阙国会”又同军队闹翻,克伦威尔将国会解散,成为共和国首脑,称“护国公”。此后5年由他统治英伦三岛。

1658年克伦威尔死后,1660年蒙克又支持查理二世复位。1685年查理二世死去。1685年2月17日,查理一世另一儿子詹姆斯二世即王位,与议会托利党人的分岐加深,又于1687年解散国会。1688年7月,7名辉格党人和保守人士邀请荷兰奥兰治的威廉来英国和召开自由议会,最终由威廉率军抓获詹姆斯二世。1689年2月22日议会宣布詹姆斯退位。但爱尔兰议会又宣布承认他为国王,威廉的军队又再次征服爱尔兰。此即所谓的英国“光荣革命”。

从这一简约概括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过程看,英国议会中的新旧贵族势力和新兴的金融、商业资产阶级不仅仅是要通过宪政制度限制君权,而是要推倒君主专制制度,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制度。如果仅仅是为了限制君权,就不致于出现如此长期反复的军事较量,最终把国王处死或赶出国门,期间,敌对双方甚至都借用外国军力来对付对方。

由此我们也看到,仅仅靠建立宪政制度的温和途径来限制君权是非常困难或根本不可能的。更何谈通过建立宪政制度,限制君权来实现民主政治的目的了。

而作者说英国的这次运动只是“通过宪政来限制英国君主的权力,而没有看到通过民主来限制君主的权力”,也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按照前述专制和民主的定义,当时的英国议会新旧贵族和新兴资产阶级限制国王的权力,甚至与国王军队作战,处死和驱逐国王,本身就具有浓厚的反专制争民主的意向。只不过受当时经济发展水平的局限,民主只表现为贵族阶层和新兴资产阶级层面的要求。当时并没有大工业的发展,不可能有无产阶级的民主要求。

即使如此,在反对君主专制的斗争中,仍然出现了某些现代民主的诉求。1647年,反君主专制斗争中的平等派就在他们的《人民公约》中提出了普选权的主张;人是生而平等的,在国家政治生活中,人民享有最高主权;国家的最高权力只有一个,即人民。从这种思想出发,他们坚持要废除王权和上议院。而由人民选举产生的下议院掌握最高权力。他们还主张各级政府官员,包括部长、牧师等都要选举产生。他们还强调法律上人人平等,并在历史上第一次发表了关于权力分立的思想。他们要求实行地方民主和地方分权,精简公职人员,废除什一税,取消债务监禁,实行免费初等教育和对穷人免费医疗,改革法律,使刑罚更人道一些等等。这一切不正是现代民主思想的体现吗?由此也证明,圣贤之源先生所谓英国的这次运动“没有看到通过民主来限制君主权力”的说法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

英国的这次资产阶级革命,尽管最终只是确立君主立宪制度,但这种制度促进了资产阶级社会的大发展和改造,使手工工场第一次发展到前所未有的规模,随后它让位给大工业、蒸汽和大工厂,推动了18世纪的英国工业革命和资本主义的成熟,为后来的英国全民民主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而全民民主的发展必然进一步削弱君主的权力。这就是今天英国的不成文宪法规定,国王只是一个象征性的王位,实权在民选内阁首相手中的由来。从这个意义上说,真正的宪政制度仍然要靠发展民主才能建立,君主立宪制并不必然保证民主的发展和成熟。

第三,圣贤之源先生为了证明他的“民主不与专制对立”观,还搬出了美国的华盛顿等人为证。他说:“美国革命以后,华盛顿、亚当斯、汉密尔顿、麦迪逊等人都是惧怕民主政治的,他们是主张宪政政治、精英政治和加强联邦中央权力的。”不错,这些人都属联邦派,主张在美国建立联邦共和国和强有力的中央政府,但他们在1787年的制宪会议中还是赞成由多数通过的民主宪法草案。尽管有人说这不是一部民主的宪法草案,但它规定众议院议员按各州人口比例分配名额,由一人一票选举产生,参议院议员按每州两人同等的原则,由各州选举产生,以防在国会中大州侵犯小州的利益,这不是民主是什么?

宪法草案提交全民讨论批准时,很多人批评草案缺乏对人的权利保证,因而不予批准,政治精英们又不得不同意补充第一个权利法案作为宪法的正式文本,其中规定国会永远不得制定信仰和不信仰宗教的法律等,这不是民主又是什么?

可见,美国宪政制度的建立,正是民主的产物。正如资中筠先生所说的,美国是谈出来的一个国家。

圣贤先生最后又以欧陆的法国革命、俄国革命为例,说“这些革命理想主义者……鼓噪底层大众起来革命,但是追求人人平等并没实现人人平等,倒是产生了新专制,可怕的超新专制更是人间地狱。”显然,这是作者在告诫人们不要去追求“天赋人权”、“人人平等”、“自由”、“主权在民”等价值,而应先争取建立宪政制度,民主自然就会到来。

实际情况是,1789年法国大革命中的雅各宾极端主义派和1917年俄国革命中的列宁、斯大林为首的无产阶级革命派,一开始就明确要搞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专政,无意要搞宪政民主,尤其是俄国共产党人,他们的唯一目的就是消灭一切阶级,建立由他们的党统治的新世界。他们本来就认为,他们的新制度(无产阶级专政)才是真正的民主制度和最好的民主制度。列宁当时就宣称,无产阶级民主要比资产阶级民主好千百倍!这种超级新专制当然是人间地狱,列宁、斯大林统治时期,杀了几千万俄罗斯人和苏联人就是铁证。

所以圣贤先生拿这两场革命的后果来证明他的专制与民主不对立的观点,是一个根本错误,它们与普世的宪政民主绝对沾不上边。

不管有意或无意,圣贤之源的观点实际上是要中国人不要去追求民主争取民主,只等中国的宪政制度赐予民主就行了。但是中国现在有宪政制度吗?假定有,那个党又会给你民主吗?妄想!

2016.1.18写成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