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真成了中国的棋子吗?
2015-11-07 13:39:47
  • 0
  • 37
  • 331

英国真成了中国的棋子吗?

张 镇 强

近期,习近平主席访问英国受到最高规格接待,国内某些评论家受到前所未有的鼓舞,而就英中关系和世界格局的变化写出罕见的兴奋而又高傲的评论。如“中国或用英国这颗棋子平衡美国”、“美国惨了,被英国抛弃,被俄罗斯单挑”等。笔者将以邱林先生的“中国或用英国这颗棋子平衡美国”为代表讨论一下这些文章的主要观点,试图深入辨明是非。

邱先生文章说:“长期以来,英国的对外政策一直建立在英国与美国的“特殊关系”的基础之上。本周,英国政府尝试构建另一层“特殊关系”——这一次是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英国进行4天国事访问期间,戴维·卡梅伦首相竭尽全力给予习近平礼遇。当然,卡梅伦得到了他想要得到的回报:“签署400亿英镑大单,伦敦金融城扮演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角色,面向21世纪全球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中英关系开启黄金时代……”

“英国突然转身与中国建立‘特殊关系’,的确让美国很不爽。”“必须看到,当今世界是大国的游戏场,其他国家皆为棋子。棋子有身为棋子的命运,如果棋子想跳出棋盘来下棋唯一的下场就是被棋手丢到垃圾桶里。日本就是美国的棋子,这个命运在美军入驻日本时就开始了;同样,英国也是中国的棋子,这个命运在英国加入亚投行时就开始了。”

邱先生的语气是何等的兴奋和高傲!一个历史上曾是“日不落”的大英帝国,而且是体现现代人类最高文明的自由民主的主要发源国,今天却成了与现代民主自由对立和对抗的共产主义中国的棋子,在邱先生眼里简直是前所未有的,怎不值得大书特书。

但在我看来,事实和结局未必如此。

这次英中关系开启所谓“黄金时代”和英国突然转身与中国建立“特殊关系”,是仅指经济领域而言,并不包含政治、文化、思想、军事和高精尖科学技术等领域的全面互通和合作关系。邱文也证明了这一点。他除了指出签订了400亿英镑大单,伦敦金融城扮演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角色等经济活动外,还能看到什么呢?英国是资本主义和民主自由制度、普世价值观的先锋代表国之一,中国是当代仅有的共产主义一党专政制度的主要代表国,两者的根本制度和价值观是对立和对抗的,它们之间能成为美英那样的特殊关系和忠诚的朋友吗?根本不可能!除非中国和平演变英国或英国和平演变中国。而这又更不可能。这就是英中“特殊关系”中一字不谈政治、思想、文化、军事等关系的根本原因。既然这次的英中黄金时代和“特殊关系”纯粹是指经济领域而言,据此而说英国已成中国的棋子,岂不太夸张太荒谬了吗?经济领域的紧密而有成效的合作,当然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到国际政治关系上的某种相互理解和支持,但英国政府和民众绝不会违背它的基本制度和价值观去支撑共产主义的扩张。

邱文说,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认识到中国的崛起给全球经济带来深刻的改变。他相信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经贸联系对英国未来的繁荣至关重要,并正在推动一系列倡议。是的,这次英国高规格接待习近平,签订经济贸易大单等,主要推动者就是奥斯本的事前访华,他曾不惜去新疆这个敏感地区访问,以赢得中国高层的信任。但是奥斯本的动机和目的还是为了英国的经济利益,没有丝毫表示要向共产主义和专制制度让步靠拢。

邱文还引用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新书《世界秩序》的表述,“英国的统治阶层训练有素,对什么是本国的永恒利益几乎有近乎本能的一致认识”来自其对19世纪英国外交大臣帕麦斯顿勋爵(palmerston lord)的间接褒奖,后者曾经说过那句名言——“没有永恒的朋友,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基辛格是美国典型的资产阶级政客,十足的经济利益主义者和投机主义者。他在中国有着重大的个人经济利益和当局给他的最高礼遇,引用帕麦斯顿的话为他的献媚助力是毫不奇怪的。然而,人们不要忘了,帕麦斯顿是19世纪上半期的英国外相和首相,他的话是在19世纪上半期的国际格局下讲的,那时根本还没有出现苏联共产帝国,更没有出现中国共产主义大国。那时只有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竞争和争斗,没有出现新的要消灭资本主义和民主自由制度的力量或势力,帕麦斯顿的话当然有一定道理。但当20世纪出现可怕的共产主义制度和政治势力之后,帕麦的话就有点不适用了。那以后,要么是资本主义击退和消灭共产主义,要么是共产主义消灭和取代资本主义,要么是民主消灭专制,要么是专制取代民主。在这种国际格局下,帕麦的话怎么还能适用呢?我相信,帕麦若活在20世纪,他不会讲这样的话了。

英国向中国靠拢的确有它短期紧迫的需要:它的经济繁荣严重受阻;美国不可能给它很大帮助;它同欧盟整体有利益矛盾,原本就不想加入欧盟甚至要脱欧;它的苏格兰独立问题并未最终解决,一旦苏格兰独立,英国的人口和资源、战略利益必将整体受损,英国会变得更弱小,失去大国地位。在这种情况下,有中国这样一个慷慨的大国自愿送钱来,帮助它进一步提升国内基础建设,巩固和扩大伦敦的世界金融中心地位,等等,又何乐而不为?多花点钱,多搞点排场,迎接施主的到来,给客人以最高的礼遇,以至在某些国际场合为施主讲些好话,有什么不可以呢?英国是首个欧洲国家中参与亚投行的国家,不也恰恰是趁此赚更多的钱,为中国捧场,博得中国对英国的更多金钱投入吗?这正是典型的利益交换,双方各自所需。

而这些纯粹的经济利益交换,未必可能让两个制度和价值观根本对立的国家发展成为政治上思想上的亲密盟友。不管中国给英国投入多大的经济利益,英国政府和民众恐怕不会拿他们的民主自由制度和价值观作交易的。

英中两国首脑会谈时,虽然没有触及人权问题。但英国议长在欢迎习近平的国会讲话中,仍然大声说民主化运动的象征昂山素季曾经站在这里,赞扬了世界第一大民主国家的印度总理莫迪,习近平讲话中没有议员掌声,讲话结束后也没有议员起立鼓掌。英国媒体仍然发出了很多对中国人权和民主的批评。这是什么滋味?

所谓“英国突然转身与中国建立‘特殊关系’的确让美国很不爽”。“美国惨了,被英国抛弃”,“连英国都弃美国而去,美国真要成孤家寡人了”。事情真的如此严重吗?非也!

英美特殊关系是几百年历史自然形成和发展起来的,是建立在共同的制度和价值观的牢不可破的基础上的。美国虽然是在摆脱英国的殖民统治后建立的联邦共和国,但它的宪政民主同英国是一脉相承的,美国虽然比英国强大得多,但共同的价值观使他们继续相互依存和扶植来推动世界民主化进程。两次世界大战中,英国都得到美国巨大无私的帮助和保护。这种特殊关系怎么会因英国与一个制度根本对立的中国建立特殊关系,一下被放弃呢?这是完全不可理解的。

不错,英美特殊关系在近年有所削弱。根本原因是世界政治格局发生很大变化,资本主义同共产主义的矛盾和斗争重心转向了亚洲,欧洲已全部民主化了,亚洲成了共产主义的堡垒,美国的全球战略重心必须转向亚洲,同共产主义较量。而英国因远离亚洲,人少国小力量又削弱了,日本是兴起的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人口又远多于英国,同样是现代民主国家,因此美日联盟主导亚太和世界事务,推广民主自由,英美特殊关系的作用被削弱乃势所必然和自然,根本谈不上美国被英国抛弃。英国和欧洲国家的安全防务保障,完全靠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力量。这个组织的主导者仍然是美国,它的防务开支的75%由美国承担。英国是与欧洲大陆隔海的海洋岛国,它的安全保障更要靠美国军力的守护帮助,所以英国不可能放弃英美特殊关系。英国虽然仍有英联邦,但联邦成员国并不能对原宗主国起到多大的帮助作用。如此所谓英国已成为中国的棋子,岂不显得更可笑。请问,英国一旦受到外部侵略威胁,中国能派兵力去保护英国吗?否则,英国怎么会愿意当中国的棋子呢?

英国是典型的多党制民主自由国家,不像中国,始终由一个党说了算。卡梅伦政府只是保守党的代表,他出于自身的需要,愿意同中国建立特殊关系,(实际上不是),一旦下次竞选中被其他党替换,这种特殊关系未必能继续。英中特殊关系不可能建立在共同价值观基础上,它只是一种短期的利益交换。这种关系是随时可变的,怎能与英美特殊关系相提并论呢?如果在联合国安理会或人权理事会上就批评中国人权问题投票,英国肯定会同美、法等国一起投赞成票,否则,它就会被孤立于民主阵营之外,失去大国影响力。这就是英国的底线。英国首相同美国总统不参与“9·3”中国阅兵活动,也证明“英美特殊关系”并未从根本上动摇,何来的英国已成为中国的棋子!

人们还忽略了一个重大因素,英国是世界最富裕国家之一,人均收入是中国人均收入的几倍,早已成为国民从摇篮到坟墓都由国家包起来的国家之一。原中国副总理王震1979年访英时,看到英国一位失业工人住着一栋100多平方米的两层楼房,有餐厅、客厅、有沙发、电视机、装饰柜里有珍藏的银器,房后还有一个50平方米的花园,由于失业可以不纳税,享有免费医疗,子女接受免费义务教育后说:“我看英国搞得不错,物质极大丰富,三大差别基本消灭,社会公正,社会的福利也受重视,如果加上共产党执政,英国就是我们理想的共产主义社会。”

可见,英国民众从根本上说并不需要中国的帮助,英国政府之所以取媚于中国政府,正是利用中国当权者为了某种政治目的而显示的慷慨心态和可以不受任何外力监督,任意支配国家财力的专制特点,来达到使英国国民的富裕生活不致因短暂的经济萎缩而受损,仅此而已。为了这一点,英国怎么会拿自己的价值观作交易,去充当一个人均收入水平远低于自己,很多民众仍处于困窘状态的共产专制国家的棋子呢?这是不合逻辑,没有道理的。

一旦世界和英国的经济复苏和重新繁荣起来,或者英国换了执政党,英国政府未必会再买中国慷慨大方之账。虽然英国是首个投入亚投行国家,一旦利益分配不利于英国,英国未必会老老实实听从中国的主导。

不错,现在不仅很多发展中国家连一些欧洲发达国家都仰赖于中国这个独一无二的庞大市场,利用中国政府出于某种政治目的而施展的迷人慷慨大方以争取更多的经济利益,而不得不在某种程度上放弃一些政治原则或普世价值,迁就专制独裁。中国在这方面确有某种收获。如德、法等欧洲强国在习近平访英后相继访华,签订经贸协定。但这仍然不可能从根本上动摇欧洲民主国家坚守自己的制度和价值观。10月3日,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的第一天仍然在北京会见了异见人士和维权人士,提出了人权和民主自由,甚至在南海问题上也质问有什么理由不让国际法庭就南海主权问题作出仲裁。

正如最近西方国家正在广泛讨论由何频撰写并在美国国会作证的长篇文章“中国式病毒威胁世界文明,西方能否抵御?”所指出的,中国的崛起已经是一个事实:它那种贿赂开道、欲达目的不择手段、有奶便是娘、毫无道德伦理底线、将金钱置于自由、人权、环境、公平、正义之上的经济发展模式和价值观更是像病毒一样在世界各地,包括在自由民主国家大举扩散,而且势不可挡。

然而,现在已经有三个制约这种病毒威胁的因素出现:一是TPP的出现。正如笔者在“TPP将加速世界民主化进程”一文中所指出的,TPP是一个由四个亚太小国为制约中国的不守规则而发起,最后由美、日主导的包括经济私有化市场化,提倡民主、自由、人权等全方位的崭新的组织,它的发展壮大和成熟将是这种新资本主义对世界仅存的两大极权势力——共产主义和伊斯兰主义的致命打击;它将以文明的经济手段击败和消灭这两大极权势力,而不需要采用武力和暴力手段。

二是西方民主国家特别是美国的主要政界、学界人士已经开始意识到试图用帮助其经济发展的方式来促进中国民主转型不仅不可能,反而助长了权势集团以经济的力量来巩固其专制制度,因而必须转向采取遏制其片面发展,削弱它利用经济力量扩散中国式病毒的作用。美国许多原来亲共扬中的著名学者转而批判中国模式,建议美国政府由帮助中国改为遏制中国的政策。奥巴马政府虽然是美国历史上最弱最无能最左的政府,但它仍然加强加深了乔治·布什政府所开启的外交重心移向亚洲的战略方针,开始在亚洲、太平洋、印度洋形成新的强有力的民主同盟集团以遏制共产主义的扩张。

三是中国模式已经不起作用了,中国经济逐年下滑是不争的事实。目前中国当权者既不愿进行根本制度改革,又拿不出新的办法来扭转经济频势,这不仅将大大削弱它的对外经济扩张力量,还会进一步加剧国内现有错综复杂的矛盾,导致政权的统治危机,以至无法使中国式病毒继续大举在世界扩散。。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俄有可能联盟,利用经济力量,通过分化欧洲联盟,组成新的反美反民主同盟,形成新的两极格局,最终使世界处于一党专制形式的管控之下。然而,我仍然相信,任何国家想以强大的经济利益诱惑来征服整个世界,将民主自由制度和价值观颠倒过来,是绝对不可能得逞的。苏联共产帝国的垮台证明了这一点,现存的社会主义国家越南正在转向民主阵营,成为TPP的创始成员国,也在证明这一点。民主必胜,专制必亡,这是不可逆转的。

最后有必要指出所谓“美国惨了,被英国抛弃了”,“连英国都弃美国而去,美国真要成孤家寡人了”的作者们实在是太过于为美国操心了。

由于新兴国家的崛起和竞争,美国的霸权力量和地位表面上显得相对衰落和削弱,但不管情况如何变化,从全方位看,美国仍然是世界超强,无国能比。只要举两个数字就够了:一是联合国2012年发布的二十个国家人均综合富裕度研究报告指出:日本是世界第一,美国第二,俄罗斯第10,中国第17位,二是美国每年军费支出比英、俄、中、法、德五国的总和还要多。就凭这两个数字序列,美国衰落了吗?

所谓“美国真要成孤家寡人了”,也可看看两个情况:一是一个国际调查分析机构指出,当前,美国在全世界有在共同的基本政治经济制度和价值观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相对关系密切的盟国60个,而中国只有一个,即北朝鲜这个共产盟国。而北朝鲜现在也同中国若即若离。越南则早已游离中国转向美国,它加入TPP就是证明。二是上述联合国二十个国家人均综合富裕度排名:日本、美国、加拿大、挪威、澳大利亚分别居第1、2、3、4、5位,德国、英国、法国、沙特分别居第6、7、8、9位。而现在美国正同这前五个最富裕国家中的四个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美国在亚太地区结成日益紧密的政治、经济、军事同盟。日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四国都是TPP的创始成员国。请问,哪来的“美国成了孤家寡人了。”

还有,美国仍然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主导者,而该组织又是保障欧洲防务安全的唯一支柱。请问,所有欧洲国家包括英、德、法等欧洲强国能脱离美国,单独与境外的军事、政治势力较量和对抗吗?它们能不与美国为伍吗?美国怎么会成为“孤家寡人”?

现在世界上有一些人包括一些西方政客,忽略了一个最根本点:美国的力量和魅力不是它的强大的军事、经济和科学技术,而是它的最大的软实力——自由民主制度特别是美国人所信奉的人的自由精神。人的天性就是爱自由的,人的自由才是创造一切的根本推动力。美国是世界上最鼓励人自由创造和发展的国家,所以才成为唯一真实的“世界民族大熔炉”,它对所有人都具有磁力般的吸引力,都愿意与之为伍,美国也有许多缺点和问题,如民主制的缺陷,但它的制度具有强有力的自动纠错机制。它怎么会孤立于世界?现在某些人反而在高唱某些绝不容忍人的自由发展、总是控制人的自由发展的专制独裁特别是共产极权国家,正在把美国孤立起来,把人类纳入到它们的管控之下,岂不是荒唐又荒唐!

 

2015.10.3写成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