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zhenqiang
2015-10-20 22:49:08
  • 0
  • 14
  • 98

 

TPP将加速世界民主化进程

张镇强

中国北京时间2015年10月6日深夜,环太平洋的智利、秘鲁、墨西哥、加拿大、美国、日本、文莱、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新西兰、澳大利亚十二国宣布达成《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简称TPP协议(Trans-pacific partnershipAgreement)。这一消息立即引发了全球热议,国内网络上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铺天盖地的热烈评论和争论。除了极少数人对此持不屑态度外,绝大多数都肯定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世界性事物,预示着世界变局的启动,并一致断言它是对中国现行经济体制和中国模式甚至整个政治经济体制的严重挑战。

笔者完全同意和支持这多数人的认知。但又觉得,TPP协议,看起来是以经济领域为核心作出的表达,实质上是以经济手段来达到彻底改变世界政治格局的目的。即TPP协议成员国是想用全球经济自由化、私有化这个手段来彻底战胜和消灭当代世界残存的共产极权主义和新冒出的伊斯兰极权主义这两种极权体制和势力,最终达到全人类相对自由、和谐、稳定、繁荣、幸福的时代。

目前,TPP协议成员国尚未公布协议全文,所以无法详细论证我的这一点观点。但就已经见诸媒体的线条条文看,可以断言,TPP的落实,必然大大推动世界民主化进程,挤压以至最终迫使任何形式的极权主义在地球上消失。

极权主义的本质特征是把一个国家的一切尽可能都掌握在少数甚至一个极权主义者手中,所有人的思想和行为都要按照一个人或一个党的指导、指挥行事。总之,所有被统治者都没有任何真实的自由,包括政治、经济、文化和思想诸方面的自由。而TPP规定的入约标准恰恰是自由的,比如贸易和服务自由(禁止各种门槛),货币兑换自由(禁止操纵)、信息自由(包括新闻自由、互联网自由)等等。这些看起来只是经济活动中的自由,实际上是同政治、社会、文化、思想上的自由不可分割的。很难设想,一个国家的政府可以允许民众和某些经团体有从事上述经济活动的自由,却不得享有与之相应的政治、思想和文化上的自由。任何人享有了对内对外的贸易和服务自由、兑换货币的自由、获取和交流信息的自由,实际上就享有了基本的政治、社会自由。当一个国家的民众都享有了上述自由,这个国家就肯定不再是极权制国家了。因为自由是民主社会的本质特征,不自由是极权制社会的根本特征。人的一生,除了思想上的自由外,为了维持生命和生计,最需要的是能自由从事经济活动。有了这一前提,就不愁享受不到政治上的权利和自由了。所以TPP的这一准入标准,实质就是,只有实行民主、自由、人权、博爱的国家才能加入这一经济自由体。

而极权制国家的极权主义统治者正是看到了这一点,为了巩固他们的极权统治,除了用暴力和武力夺取和巩固政权外,就是剥夺和限制民众的经济活动自由。其手段是将民众的一切经济活动资源和工具收归所谓国家和集体所有,使他们因一无所有,不得不听命于政府的支配。即使为了调动民众的生产积极性,不得不允许一部分人有部分生产资料和手段,也仍然以有计划地发展经济为名,对他们的经济活动实行干预和限制,或者以国家利益为名,对他们课以名目繁多的重税。防止其经济实力过于强大,不便统治。对某些发展势头过于强动,可能挑战其极权统治的民营企业家,甚至不惜制造某种罪名从肉体上予以消灭。这是当代世界残存的几个共产极权国家不允许人们有完全的经济活动自由的普遍现象,中国可算典型代表。

在这种世界经济两极格局下,TPP规定,它的首要的准入标准就是经济活动完全自由化,无疑是对共产极权体制下经济活动不自由的致命一击。众多评论都说,TPP正是针对中国的极权主义经济模式甚至政治模式而来的,这是很有根据和道理的。

TPP的第二个重要加入标准是国企私有化。这不仅是针对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利用强大的国有企业在国际市场上来同各国私营企业竞争所占有的优势和造成的不公平竞争,也是直接或间接体现私有制对公有制、资本主义对社会主义的重大挑战。前者可以不用政治手段或武力来消灭后者,而是让后者不得进入世界市场,固守国内或局部世界市场,使其经济逐渐萎缩以至陷入困局(要么自行改革,转型自由市场模式,要么遭国内民众反抗,改变政权性质)。有没有这种可能性?短期内当然看不到这一点,但从长期发展看,有相当可能性。如果未来二十年,TPP成熟了,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协定也出现了,那时全球70%以上的市场份额都自由化一体化了,像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企即使不完全消失,其经济和政治作用也会微乎其微了。中国是否还算社会主义国家就更难说了。起码中国的多数民众是不会容忍政府再拿纳税人的血汗钱来养活养肥如此大堆的无效益的国企了。

TPP的另一加入标准是保护劳工权益。看起来它也只是同劳工的经济利益有关,实质上同样具有相当的政治内涵。

所谓保护劳工权益,即任何国家的企业和团体,在经济活动中必须保证企业的所有劳动者的人格尊严和合理的经济收益。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允许劳动者组织起来,成立自己的代表机构,同企业主或公司以至政府部门进行平等协商和谈判,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不仅仅由企业主或政府单方面说了算,甚至对劳工的不满采取强力压制和暴力镇压手段。而这正是与专制和极权制相对立的民主政治表现式之一。也是尊重和维护人权的形式之一。

从这个意义上,也可证明TPP具有反专制独裁和极权主义,推动民主进程的实际功效。如果TPP进一步发展了扩大了,而且始终坚持这一准入标准,达不到这一标准,就不准入约,就会使那些坚持专制独裁和极权制,不准劳工成立自己的组织,独立自主维权的国家被排除于TPP圈子之外,最终使其经济得不到发展和繁荣,要么改更张,进行根本改革,要么自毁长城,被民众推翻。

保护环境资源(不准污染地球生态)是TPP的重要加入标准。这一条攸关全人类的生存和延续,当然是最普遍的需要。TPP以此作为准入标准之一,显现深刻的战略眼光。而这一条也看似只谈环境保护,与政治无关,实则同样具有重大的政治含义。因为在当前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和争斗中,比拼经济和军事实力很突出,大国强国之间的争斗更是如此。它们为了争夺国际事务主导权或所谓世界领导地位,不顾人类永续生存需要,不惜破坏环境,毁灭自然资源,来壮大自己的经济和军事力量。而这方面表现最恶劣的仍是一些专制独裁国家特别是极权主义国家的统治者。因为他们需要而且只能用所谓经济成就来证明他们的统治的合法性。他们为了显示GDP总量占世界第一或第二,可以不惜牺牲一批国民的生命来达到目的。

所以,TPP关于保护环境的这一准入标准实际上也具有对专制独裁国家尤其是某些极权主义大国的统治者的政治打击和制约作用,以迫使他们放弃用毁灭人类生存的手段来扩张经济和军事实力。这一准入标准不仅具有绝对的人民性,也具有显著的民主性。

TPP的核心内涵是,成员国之间不仅要大幅降低关税,而且最终实行零关税。这一点,虽然对成员国的利弊得失不尽相同,但总体上对成员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繁荣,国民生活的改善和提高,都有很大促进作用,则是毫无疑问的。

TPP还规定,成员国之间的税制要公平,各国政府不得暗自对所属贸易企业进行补贴,以提高在国外的竞争力,再加上零关税政策,货币自由兑换,使这个经济贸易自由圈,注定要把世界大多数国家吸引进来,而那些不符合准入标准,又不愿改弦更张的专制和极权国家必然被排斥在外,使它们的经济贸易活动的圈子缩小到最低限度,不仅丧失赚大钱,迅速扩张经济实力的机会,而且会招致国内经济萎缩、衰败,最终失去以经济成就为唯一盾牌的执政机会。

因此,这些国家的结局只有两条:一是执政集团内部出现明智的开明派,在民众的强有力支持下进行根本的制度和权力结构改革,走民主自由道路,重新与世界自由市场融合,加入像TPP这样的经济圈,二是政权内的死便派执迷不悟,引发国民不满和痛恨,最终用激进的办法把他们废除,转入民主自由道路。

从这样一条发展逻辑和结局来看,TPP名义上是一个经济贸易自由圈,只处理经济贸易事务,实际上,归根结底它将逼出一个政治制度和价值观上的大变革。正如有评论指出的,TPP的出现,意味着世界变局的启动。在我看来,这意味着资本主义对社会主义、自由对极权、民主对专制的终极对决,胜利一定属于前者。

近几年,国内一直在争论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自由与极权、专制与民主,谁优谁劣,谁胜谁败的问题。我一直认为前者必然战胜后者。现在TPP出来了,据说类似的TTIP(跨大西洋投资和贸易伙伴关系协定)也快出来了,使我更加相信,不出三十年,当今世界的两大极权主义势力(共产主义和伊斯兰极权主义)必败无疑,或许可能销声匿迹。常见的专制独裁制度和专制独裁者也许会消失得更早。一个更完善和相对美好的新资本主义也许会出现。TPP可能就是它的雏形。

随着TPP这种新资本主义的发育、成长和成熟,形形色色的专制和极权主义势力的萎缩和消失,世界民主化自由化的进程当然会大大加速。所谓中国不能搞民主,中国民主化至少还得等五十年等悲观论调肯定会成为绝对过时的论调。笔者一贯认为中国将在十五年左右后启动民主化进程,现在似乎应当再调短这一时间表。

令我如此乐观的理由之一是,这个TPP的创始成员国中竞有我们以前的“同志加兄弟”的典型的原教旨主义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越南自愿成为TPP创始成员国,那些典型的资本主义大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等国愿意吸纳它作为创始国,也可证明TPP是一个具有大大超过社会主义和现有资本主义优势和吸引力的崭新的世界经济和政治组织,它代表着民主自由和人类繁荣进步的新的动力和冲力,它将文明有力地横扫一切专制独裁和极权主义势力。

当然,TPP还刚刚诞生,它的正式生效还有待所有成员国立法机构批准。而能否都获得批准尚是未知数。作为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越南虽然也是创始国,但它在未来是否能完全履行入约标准,也有待观察和检验。但笔者仍然相信,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先进经济贸易自由圈,其生命力和扩张力是无可怀疑的。在其征途上,即使有挫折和曲折,最终一定会发展壮大起来。

据报道,现在已经有韩国、泰国、菲律宾、哥伦比亚等国和台湾相继表示要加入TPP。而最先发起成立TPP的四个小国新加坡、文莱、智利、新西兰则表示,即使美国等国最终不批准该协议,它们也要坚持维护和扩大这个经济自由圈。可见,正确和正义的事业未必只是强者的专利。而这也表明,大国强国操控人类命运的时代正在改变,人类正在开始清除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总之,TPP的诞生,标志着资本主义步入崭新的发展阶段,它将以更文明的方式来击败反资本主义反民主的专制和极权势力。它是人类眼中的新曙光,让我们高举双臂,欢呼光明的前景!

TPP的出现,对于中国现行经济政治体制和价值观的冲击,无疑是严重的空前的。这一点已有数不尽的网上评断。但愿我们的最高当权者冷静慎思。想寻找与TPP对抗的办法是没有的,唯有立志根本改革,顺应人类民主自由大潮一途才是可取可行的。

 

 

2015年10月10日写成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